給力文學網 > 重生七零颯妻歸來 > 第639章 被打
  “媽,您放心吧,我沒事,就是昨晚沒睡好。”吳秋月不想讓夏秋蘭擔心,實際這會兒她頭還有點嗡嗡的,腦袋不靈便。

  昨晚做了一晚光怪陸離的噩夢,可不想提,怕夏秋蘭跟著一塊擔心。

  實際上,夏秋蘭也只是表面上看不出來,她這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。

  她就那么一個兒子,執行任務快三個月沒回來,她怎么可能不擔心。

  只不過兩個女人都默默地在為對方擔心,都避而不談。

  “秋月,今早媽去鎮上,在碼頭那邊看到有人在賣羊肉,看著挺新鮮,割了四斤回來,一會兒媽給你燉羊肉湯喝!”

  羊肉性暖,喝點不錯。

  “好,聽媽的!”淺淺地笑了笑。

  “你先去洗漱,媽做好了一會兒喊你!”

  “好!謝謝媽!”

  兩個人都裝作沒事的樣子,夏秋蘭卻有些擔心她。

  她是譚城的親媽,哪里不明白這種擔心,如今秋月懷著身孕,可不能多憂。

  “臭小子,趕快平安的回來吧!”

  嘆口氣開始做飯。

  夏秋蘭覺得最近自己廚藝大漲,做起飯來連味道都好了不少。

  濃濃的羊肉湯的清香傳開,吳秋月肚子咕咕作響。

  “寶兒們,你們這是也饞了啊!等著馬上就能喝上羊肉湯了!”

  吳秋月摸摸肚子,感受到肚子上傳來的互動,她不自覺心態就放平了。

  眼下照顧好自己跟孩子才是最重要的,她要等著譚城平安回來,哪怕他真的有點什么事,也決不能成為負擔。

  日子照舊的過,兩個人都沒再主動提關于譚城的消息。

  不過吳秋月將翻譯稿送給許政委的時候,明確地表示再接兩本書。

  許政委也沒多想,把翻譯稿寄出去的同時,對方又寄了兩本外文書過來,然后,吳秋月翻譯的時長增加了。

  這些夏秋蘭都看在眼里,卻并沒有阻攔。

  讓她找點事做分散下注意力也好。

  這天,婆媳兩個人才剛吃完早飯,就見張春花風風火火地跑過來。

  “秋月,夏嬸子,有好戲看了!走走走,去筒子樓看戲去。”

  “啥好戲啊?”夏秋蘭問道。

  “還能有啥,當然是黃家啊!你們不知道,今天黃有糧回來,不過他是被派出所的同志給送回來的!嘖嘖,聽說他被人給打了,并且打得非常慘!也不知道他干了什么出格的事,走,咱們一塊去看看。”

  家屬院能有這樣的熱鬧,尤其是黃婆子家的,夏秋蘭不光感興趣,更是特別特別感興趣。

  將身上的圍裙一解,“等我換雙鞋子就去。”

  “秋月,你要不要一起過去?反正有我跟你婆婆護著你,肯定不會讓人蹭到你身邊找麻煩。”

  說真的,吳秋月也想出去透透氣,她整天憋在家里更容易瞎琢磨,還不如出門走走看看。

  “行,我也去。”

  夏秋蘭剛想帶著吳秋月出門,這會兒聽她愿意出門別提多高興,趕緊給她拿了雙軟底大碼的鞋子。

  “穿這雙,養腳。”

  這可是她專門從華僑商店買回來的,人家說這玩意兒在國外叫軟底鞋,走路不費勁。

  吳秋月穿著試過,還真舒服,后來出門就喜歡穿這雙鞋。

  夏秋蘭想幫她穿鞋,被吳秋月躲開了。

  婆婆對她已經夠好了,穿鞋這種小事可不能再麻煩她。

  夏秋蘭知道她不好意思,也就沒繼續幫忙,看她穿好,回頭提溜了一小袋瓜子,鎖門往黃家走。

  瓜子茶水可是看戲的必備。

  等他們過去的時候,筒子樓這邊已經圍了一圈人。

  “咋樣了?弄明白沒有?黃有糧到底咋回事?”

  “嘿!剛才我打聽過了,這黃有糧被打,就跟他鎮上那個對象有關!”

  “到底咋回事?趕緊的一口氣把話說清楚。”

  “我知道,我家就在黃家旁邊,所以派出所同志把人送來黃婆子哭嚎的時候,派出所同志就把事情給說清楚了。”

  然后一臉興沖沖地道:“這黃有糧不是在鎮上找了個媳婦兒嘛,沒想到啊,那個女人不是善茬,說什么要在鎮上買房子,原來,她根本就不是要房子,她是要錢。”

  “什么意思?這怎么又扯到錢上去了?”夏秋蘭問道。

  難道那女人不是想找黃有糧當接盤俠,他們都分析錯了?

  不能夠啊!

  那女人都懷孕了,這時候又找上黃有糧,不是想給肚子里孩子找爹,又是為什么?

  “那女人不想要房子就死要錢唄,這不黃有糧不肯給,恰巧這事又被那女人的大哥給撞見了,對方竟然誣賴黃有糧故意騙婚,就直接把人給暴揍了一頓。

  誰知道,黃有糧這個慫包在回來的路上被壞人給盯上,被人給打個半死,身上的錢也都被搶走,要不是秦警員同志路過救了他,他怕是躺到死都沒人發現。”

  慘是真慘!

  可聽完了咋覺得這么痛快呢!

  吳秋月卻不這么認為,總覺得這事發生的太巧了。

  連著兩次被打,黃有糧怕是不死也得丟半條命。

  而且怎么會這么巧,黃有糧剛去找張曉鈺就被她大哥給撞見。

  總覺得不對勁。

  下面的人正說得熱絡,就聽見筒子樓上頭,黃家屋子里發出一聲哭嚎。

  “天殺的賤女表子,勾引我兒子還不算還下手這么重,這是要殺人啊!

  警員同志,您這可得給我兒子做主,我兒子不能白白被人打。

  還有我們家的錢,那可是我老婆子的全部家當,現在被人給偷了,這,這我兒子以后拿什么娶媳婦兒,這不是要我的命嘛。

  這錢要真找不回來,我,我老婆子也不活了!”

  梁寧遠聽著她哭嚎,只覺得眉心突突地跳個沒完。

  “你兒子傷得不輕,我先給他做個筆錄,追查的事我們警員肯定會盡力,至于病人,我看還是先送醫院醫治。”梁寧遠提醒道。

  雖然他不是大夫,可基本的外傷他還是能知道一些。

  看黃有糧的情況怕是雙腿骨折,得趕緊送醫院接骨,不然要落下后遺癥。

  “梁隊長,對我下死手的肯定是張曉鈺大哥,今天我身上帶錢,也只有他們家知道,肯定是他們干出來的,一定是!嘶!”

  黃有糧被打得鼻青臉腫,剛喊了一嗓子,立馬扯痛的臉上的傷,疼得齜牙咧嘴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